博客网 > 五味生活

            中国青年怎喜欢小清新胜过摇滚乐
             
                     作者:姬鹏

   我很喜欢装逼,不过只喜欢在一群无知的人面前装逼。因此,我一直认为,喜欢五月天的人还是很幼稚,喜欢阿姆什么的只是赶国际潮流,至于什么吉克隽逸,洪辰之流的国际范,更是送一句:滚你妈蛋!所以这么爱装逼的我,也喜欢那群爱装逼的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之流!因为这几个满身伤痕而又媚俗的SB,很多年前,是一群无比骄傲的要改变世界的小亡命徒啊。

   上面一段,是作为一种摇滚骨灰级青年的摇滚宣言,如此一来,我相信个别小清新表示很受伤。对于当下青年的一天天的追捧小清新,一天天的趋向不思考的形态,我只想大声说,你丫的成天别装逼,有本事你变性啊!看到周围的花样美男,成天生活在小清新的世界里,你会觉得这个时代的青年集体被阉割,满世界的互相打情骂俏,互相不屑一顾,没了青年本来的态度,却一概成为犬儒姿态。

  笔者眼里的“小清新”不是弱势群体,也不是强势群体,属于夹心层。其构成主体往往是刚离开校园不久,在社会上还没有获得支配性地位的人。我宁愿用“新穷人”这个词来描绘这一代。“新穷人”是英国社会学家鲍曼的概念:他在经济上有一定收入,尽管不足以让他获得社会主流资源、进入奢侈场所,但他的贫穷感并不强烈,因为他们用逃避贫穷感的方法来对待自己的贫穷,不愿承认自己相对的贫穷,你要说他穷,他跟你急。他对付这种尴尬处境的办法,就是创造清新的、抵抗消费主义的幻觉文化。

   但是,“小清新”总要结婚,总要生孩子,总要想象孩子怎样挤进一个好的幼儿园,去送礼,去说好话,随着校园记忆的逐渐消失,他们总有一天要面对丛林规则。永远在想象里不去接触丛林社会,但在目前的中国是生活不下去的。因此,慢慢的,“小清新”终将也会有“清醒”的那一天。

   小清新同时隐含着80后文学的一个普遍症候,我称之为”彼得·潘情节”,表现为对青春的伤感式怀恋以及某种程度上对童年的乡愁式叙事,这牵涉到80后90后独生子女的普遍生存状态,同时耦合着日本文化(以及台湾文化)中的青春崇拜。小清新之“小”是个时间概念,其实对抗的是无法对抗的时间的杀猪刀。或许当年小虎队的出现,更是让这一文化泛滥。或许多数青年都以为台湾青年都是小清新,可是看到近来的台湾学生举动,你会发现,我们的娱乐精神架空了大陆青年的精神世界,甚至对于摇滚文化一点没有欲望,这样的时代或许你才发现为什么郭敬明比韩寒更受欢迎。

   回想摇滚乐在八十年代经由改革开放进入国门,在整齐划一的政治艺术体制下困居多年的国人得以将目光投注向形式近于无限的西方各种音乐样式。如果说崔健是中国摇滚的教父,那以窦唯为核心的黑豹乐队绝对是金属乐队的先行者。在八九十年代的交界,理想主义与金钱浪潮交织的时代,社会格局面临重新划分,未来从未呈现出如此五光十色的时代,黑豹嗓子里稚嫩而清晰的呐喊是最切合心境的注脚。当一个民族经历了几十年的狭暗,突然间在眼前开辟一块空旷阔大的原野,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暂时的失明与失语。而谁能从这种暂时失语与失明的状态之下摆脱,启发先声。

   或许以上的现实值得我们去深思,面对当下青年们集体涌向小清新,或许我们应该去思考,就像前段时间,几位老博客人探讨,你说现在的大学生,都在干什么,除了生活形式,有多少青年懂得思潮是什么,深刻是什么,或许此刻你我都明白一件事情,你说初中生都在街上不时上演各种爱情动作片,你让他们深刻,或许真的很难。


<< 公务员偷偷给猎头简历算不算出轨?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姬二叔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